事發的文昌文城鎮里圮村村道(南海網記者陳望攝)
  文昌村民黃先生告訴記者,民警用警棍指著他讓其將堵路的車移開。(南海網記者陳望攝)
  南海網黑2月21日消息(南海網記者 陳望 實習生 陳雪安)“在和兩名民警交流時,我聞到他們身上有酒味,懷疑是酒後出警。”2月21日,文昌文城鎮里圮村村民黃先生向南海網反映稱,1月30日晚上,他的拖拉機因發生故障停放在村道路上修理時,突然駛來一輛警車,車上的民警不但不幫忙,還用警棍指著他胸口叫其把車移開,不然就要抓人。對於村民的說法,南陽派出所的民警給予否認,並稱出警是為了搗毀該村附近的賭場。
  村民:民警疑酒後出警 警棍指人
  當天中午,文昌村民黃先生領著記者來到事發現場,里圮村的村路大概有2米多長,勉強只能容兩輛車通行。黃先生介紹,1月30日晚上8點多,他準備將拖拉機開回鄰村的親戚家中去,當他駕駛拖拉機行駛出該村500米左右,該拖拉機發生故障無法前行,無奈他只好停在路邊修理。
  黃先生說,當他修車沒有多久時,突然迎面駛來一輛車牌號為瓊01744的警車,雖然村道路比較狹窄,警車還是強行繞過他的車,停在他車的前面,然後從警車上下來兩名民警。一名拿著警棍的民警走到他的面前,用警棍指著他的胸口說:“你們把車停在這裡幹嘛,快讓開。”
  “警官,我的拖拉機壞了,不能動啊。”黃先生說,這句話好像激怒了該民警,該民警憤怒地對他喊:“再不移走,我就抓你。”“我又不犯法,你抓我幹嘛”黃先生委屈地說,該民警接著說:“我想抓你就抓你。”
  黃先生告訴記者,正當他和民警理論時,聞到兩名出警的民警身上有酒氣,他懷疑對方應該是酒後出警。沒有說多久,兩名民警就離開現場,駕車往村的方向駛去。由於拖拉機壞了,他只好打電話給村裡的村民叫其出來幫忙推車。不料15分鐘後,兩名民警駕車再次回到現場,為了討說法,他和村民將其阻擋住,不讓其離開,並撥打110報警。
  “南陽派出所所長到現場未協調此事,而是想強行將兩名民警帶走。”黃先生說,當晚11點左右,一輛私家車來到現場,下來一名自稱是南陽派出所所長的男子,與兩名民警溝通後,將其中一名的警棍扔到村附近的農田中。雙方僵持到第二天凌晨3點鐘左右,由於是大年初一,大伙擔心不吉利只好無奈散開。
  黃先生稱,事情發生至今,警方都沒有給他們合理說法。
  是不是事情正如黃先生所說呢記者採訪了里圮村目擊現場的村民楊先生,他告訴記者,當時確實有一名民警拿著警棍指著黃先生,還揚言要抓回所里,他在勸說當中,也聞到這些民警身上有酒味。
  派出所:否認喝酒出警 查賭場遭人設卡為難
  為了弄清楚事情真相記者來到文昌南陽派出所,並將此事反映給該所的相關負責人梁所長。梁所長向記者解釋,村民的反映的情況完全不屬實,出警的民警當時並沒有喝酒。他稱,當天晚上,該所接到群眾舉報,有人在里圮村一處廢棄的石場附近聚賭,他才派兩名民警趕到現場查看。
  梁所長說,民警到現場後,這些賭場的看場人員故意設障礙刁難,還慫恿里圮村的年輕人出來鬧事,團團圍住出警的民警。他接到電話後,立即趕到現場,也通知該村書記出面協調。最後,雙方僵持幾個小時後,民警才能脫身離去。
  “我們一路上遇到兩個卡,應該是賭場放哨人員故意設置的。”出警的民警符警官向記者介紹當時的情形,接到上級領導電話後,他們驅車前往查處賭場。當他們駕車通過里圮村的村路時,看到一輛拖拉機停在路中央,一名男子拿著酒瓶正在喝酒。
  符警官只好從路邊繞過其車輛,然後下車要其將車移開。不料,對方卻拉著他喋喋不休。他擔心,對方會通風報信給賭場那邊,沒有糾纏多久,符警官等人又駕車繼續行走。沒走多遠,發現路上有不少石頭擋路,他們無奈只好下車將石頭移開,繼續行駛。
  “我們到那個賭場後發現,賭場外有八九輛摩托車,但賭場內卻空無一人。”符警官說,這明顯是有人提前通知了賭場這邊,沒有發現聚賭人員,他們只好將部分涉賭的機器設備沒收回所里。
  隨後,符警官帶著記者來到里圮村附近一片空地,該空地上有一間用鐵片蓋起的臨時房屋,該房子面積大約有150多平方米,房子內設有12個小包廂。符警官告訴記者,每個小包廂都放有3台啤酒機用以賭博,他們在事發的前一天曾查處過,對方應該認為除夕晚上,警方不會有所動作才貿然再次聚賭。
  當記者提起村民反映其用警棍指著胸口時,符警官稱,他當時下車與其交流時並沒有帶警棍,警棍不見可能是被村民圍住時,不小心被某位村民從車內拿走。
  文昌里圮村附近一個臨時搭建的賭屋(南海網記者陳望攝)
  賭屋內設有12個小包廂(南海網記者陳望攝)
  南陽派出所沒收的賭場設備(南海網記者陳望攝)  (原標題:文昌村民稱民警酒後出警 派出所:查賭場遭設卡為難)
創作者介紹

窗簾製作

on55ongmh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